種因的方法不對,就不結果了

心靈小品–種因的方法不對,就不結果了

相信有神不是迷信,是期待、安慰另外,我們認為善因一定會得善果,有惡因則一定會嚐到惡果,也就是「種瓜得瓜,種豆得豆」,這樣的理論看起來是對的,但更精確的說,有因不一定有果,但是有什麼果就一定是有什麼因,很少人能釐清這樣的觀念,所以常常忿忿不平,認為自己一生不得志,好人沒好報,而導致對自己沒有信心,對未來沒有希望,自己放棄自己,嚴重一點則會對社會造成問題。

以佛教來看,要種善因,因果不可顛倒,並且要確定種因不一定會有結果。舉個例子,農禪寺種了許多蓮霧樹,長得很好,葉子好茂盛,但是就是不長果子,問了果農才知道,每年要修剪枯葉,不能任由生長,這樣才能結果。人也是一樣,是種因了,但種的方法不對,就不結果了,或果結得不好。能有這樣的觀念,心理自然會平衡,也就會改變自己。

資料來源:摘自 聖嚴法師《聖嚴法師心靈環保》<2015/11/28>

心靈小品–佛陀指出人的性格脾氣因何不同

輪跋,是一位年輕的求道者,被人世間存在的歷歷可數但又無法解釋的不平等現象搞得迷惑不解。他來到佛陀跟前,向佛陀提出這樣的問題。

  “世尊,在人類有情中,我們發現有的人長壽,有的人短命;有的人病魔纏身,有的人健壯安康;有的人丑惡,有的人漂亮;有的人弱不禁風,有的人身強力壯; 有的人一貧如洗,有的人家有萬貫;有的人出生低賤,有的人出生高貴;有的人愚昧無知,有的人聰明智慧;這是什麼因緣?”

  佛陀回答說:“一切有情眾皆有自業,以業為其果報,以業為其生因,以業為其親依,以業為其依怙。有情眾生的貴賤是由自業來加以劃分的。”

  接著,他依因果規律解說了他們之間的差異。

  若有眾生傷害生命,以打獵為生,雙手沾滿鮮血,從事殺生之業,殘害有情,當他再獲人身時,因殺生之報,即受短命。

  若有眾生遠離殺戮,放下屠刀,慈悲一切眾生,再獲人身時,因戒殺之報,即得長壽。

  若有眾生慣以拳頭、瓦塊、棍棒、刀劍傷害他人,再獲人身時,百病纏身,此乃損傷之報。

  若有眾生無害人之習,再獲人身時即得享受健康之樂,此乃無害之報。若有眾生暴躁易怒,常被微不足道之言激怒而大發雷霆,嗔恚怨恨,再獲人身時,面目猙獰,此乃
易怒之報。

  若有眾生不燥不怒,不為陣陣诋毀聲惱怒,無惡意怨恨,再獲人身時,相貌莊嚴,此乃慈愛之報。

  若有眾生嫉妒成性,看不慣他人的成功、榮譽和受到的尊敬,深藏嫉恨於心,再獲人身時,身體虛弱,此乃嫉妒之報。

  若有眾生心胸豁達,不嫉妒他人的獲取,隨喜他人所受的尊敬和榮譽,無嫉妒之心,再獲人身時,精力充沛,身強力壯,此乃無嫉妒之報。

  若有眾生不善行布施,再獲人身時,窮困潦倒,此乃貪婪之報。

  若有眾生樂善好施,再獲人身時,即得家富盈滿,此乃好施之報。

  若有眾生頑固不化,驕傲自大,不敬應敬之人,再獲人身時,生於低賤之家,此乃其貢高我慢,無恭敬之報。

  若有眾生恆順眾生,謙虛待人,尊敬應敬之人,再獲人身時,生於高貴之家,此乃謙虛恭敬之報。

  若有眾生不親善知識和善德之人,不求知何為善惡、對錯。應修非修,應做非做,何為自利自毀之事,再獲人生時,愚昧無知,此乃不善求好學之報。

  若有眾生親近善知識和善德之人,善於向他們求學,再獲人身時,智慧圓滿,此乃上求好學之報。

  至於這些行為及其行為果報的相應性,讀者也許會對格姆博士的以下這段文產生興趣。

  “所有這些皆一展無余地顯現了一種親和規律,死人在臨終一瞬間,這種親和規律作為一調節系統,攫取一種新的菌體。任何一個喪失慈悲,殘殺人類和牲畜之人,其內心深處附有減短生命的趨向習慣,他以縮短其他有情生命為滿足,甚至從中得到快樂。短暫生命的菌體具有同一性,在其生命終結後,在獲取另一菌體之時,就是這同一性給自己帶來傷害。同樣的,此菌體自身帶有一種演化而成為殘破不全之形的能力,在那些樂於殘忍對待和毀壞傷害其他有情之人身上尋找到一種親和體。”

  “相貌丑陋之人自身就帶有丑陋之形及其各種菌體的親和體。正如發怒時的特征使一個人的臉部丑陋不堪。”

  “一個嫉妒成性、吝惜傲慢之人,他的身上帶有不願向他人布施,輕看小瞧他人的習性。因此,注定要進化為貧窮,墮落至困境的菌體,二者之間具有親和性。”

  “當然,正由於以上原因,性別的改變才成為可能。”

  《長部》第二十一經中說,喬皮诃原是釋迦族的一個女兒,死後升天,而名喬皮克,因為她生有厭惡女性之想,而在自己心中發展了男性之想。

  當然啦,我們出生時帶有遺傳的性格,與此同時,我們本具一種科學無能為力的內在功能力量。我們來自於父母,是他們精卵細胞和合而構成了所謂的人身的核心部分。這種核心部分處於一種潛伏狀態,一直到具有潛在發育能力的組合體得到產生胚胎時所必須的業力的作用。因此,業的力量是有情在懷孕時必不可少的因素。

  累世而成的業力之流承接前一生所有經歷,在肉體和心智性格的構造方面,它有時要比父母的遺傳細胞起著更大的作用。

  佛陀同其他人一樣,有他父母再生細胞和基因的遺傳,但是,在其源遠流長,榮耀顯赫的祖祖輩輩中,沒有一個能與他的相貌、道德、智慧相提並論者。佛陀自己曾說過,他不是王族世家的後裔,而是屬於高尚的佛陀家族。他是一位名副其實的聖人,他用自己的業力造就了自己不可思議。

  根據《三十二相經》,佛陀相貌莊嚴,具足三十二偉人相,這是他過去無數的功德果報。此經有條有理地解說了他獲得如此相貌的功德因緣。

  由此獨特的事例,我們可以明顯地看出業力的流勢不但可以影響我們的肉體器官,而且也能使我們父母細胞和基因的潛在力產生不了任何作用。因此,佛陀說:“我們為各自眾業的繼承者。”此語寓意深遠、奧妙無窮。

  至於這些變化莫測的問題,《殊勝論》寫道:“依不同的業力,有情眾生出生高低、貴賤、苦樂不等;不同的業力,有情個人的丑美,身材的高低,相貌的英俊和畸形不等;不同的業力,有情眾生世事的得失、善惡、毀譽和苦樂不等。依業世界轉,依業眾生住,依業有情縛,如輻附車輪。依業得榮譽,依業被束縛,依業而毀損,依業而為虐。曉知業生諸因果,何言世間本無業。”

  因此,從佛教的立場出發,我們現在的精神、道德、智力、脾性的不同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我們自己過去、現在的行為及習氣所致。

  資料來源:摘自:《覺悟之路》(http://big5.xuefo.net/nr/article32/317285.html)<2015/12/11>

心靈小品–古今大聖大賢之所生,皆其祖宗積德所致

往往天帝或是閻羅王,對聖賢的祖先或父母,都是格外的敬重與愛護,所以有“一子得道,九祖升天”的說法。大凡世俗人,都希望子孫大富大貴,但是大智慧者或是天上的人,認為子孫出一位大聖大賢,才是最好的,因為聖者的父母或祖先能借助功德得到升天或往生淨土的真福。以下我選取近現代的四位高僧,記錄他們各自的祖輩修身濟世的事跡。以此說明,聖賢之出生,也是源於積善之家。

  世俗之人的常見,以為子孫後代能大富大貴,才是最好的,卻不知道,那樣僅僅只是能光耀門庭而已。如果子孫中出了一位真正的聖賢,能令祖先及父母都得到很大的利益,比如釋迦牟尼的母親,根據佛經上講,她逝後生在忉利天,又如虛雲和尚的母親,也是升往天國。我們佛教徒常讀的地藏菩薩本願經裡面,提到地藏菩薩過去世做聖女時,將自己的母親超拔升天。

  1.虛雲禅師

  虛雲禅師(1840—1959),俗姓蕭,湖南湘鄉縣人。他自出家以來,戒律嚴謹,勤於定慧。悟道之前,未赴應酬,一直堅持苦行,毅力超卓。得道之後,四處復興禅宗道場,領眾參禅,與印光法師、弘一法師等被譽為“民國四大高僧”。一九五九年圓寂於雲居山,壽一百二十歲,僧臘一百零一年。荼毗後,得五色捨利子百余粒,以白色為多,晶瑩光潔。關於虛雲禅師的祖輩事跡,要追溯到南北朝時的梁武帝。依《虛雲和尚年譜》中的記錄,虛雲和尚曾自述,俗姓蕭,是梁武帝的後裔,祖上出自蘭陵,後來遷居湖南湘鄉。以虛雲禅師是佛教界公認的高僧,成就頗高,非是肉眼凡夫,其追根溯源的自述絕無妄語之可能。

  說起梁武帝,他名叫蕭衍,字叔達,南蘭陵(今江蘇常州西北)人,他是一位博學多才的皇帝。因為梁武帝親近佛教,所以受到一些非佛教的嫉妒,因此多有對他過份之毀譽。事實上,根據唐朝人姚思廉的《梁書》(二十四史之一),裡面記載梁武帝勤於政務,冬天在凌晨三點就起床處理國事,拿筆時,手被凍得開裂。他在位期間多次對國中極貧困的人家,免於賦稅,對沒有田地的無業者,則賜與田地。如果老百姓有新生小孩的人家,從寬免除一些稅收。孤寡貧弱等無力生存的人,則給予救濟。

  中國歷代的皇帝,能夠不奢華享樂的,不多,能夠節儉樸素的,更是不多。梁武帝就是這“不多”中的一位,他每天只吃一餐飯,不吃鮮美的食物,僅吃一些粗糙的素食。如果事務繁忙,錯過了中午吃飯的時間,就嗽口不再吃,完全遵循佛教的“日中一食”。在穿著上,也十分儉省,只穿一般的布衣,頭上的冠帽及睡時的被褥很少換新。五十歲即斷夫妻之事,遠離女色。身邊的女眷也沒有奢華享樂的,不飲酒及享用樂聲。梁武帝蕭衍性情方正,處處守禮遵制。哪怕處在小殿暗室,也衣冠端正。夏天酷熱時,也不會袒露身體。容貌舉止不端正,絕不和人相見。即使是會見一般的小臣,也如同與貴賓相見。

  正史評價象梁武帝這樣重視禮節,既儉省且莊重,又藝能博學的,在歷代帝王中,也是非常稀有的。以一位皇帝的身份,卻堅持這樣的苦行,沒有聲色的放縱,就是在今天的時代,也是足以令人欽敬的。

  唐代的魏徵,在給梁武帝的評語中贊道:“布澤施仁,悅近來遠,開蕩蕩王道,革靡靡商欲,大修文學,盛飾禮容,鼓扇玄風,闡揚儒業,介胃仁義,折沖樽俎,聲振寰區,澤周遐裔,干戈載戢,凡數十年,濟濟焉,洋洋焉,魏晉以來,未有若斯之盛也。”《新唐書》則對武帝的評價說:“梁蕭氏興江左,實有功在民,厥終無大惡,以浸微而亡,故余祉及其後裔。”佛法方面,梁武帝誓斷酒肉,他撰寫一文如下:“弟子蕭衍,從今以後,決心斷除酒肉,假若再飲酒食葷,殺害生靈,願受一切鬼神制裁,將墮阿鼻地獄。”他還下诏禁止宗廟祭祀取用肉食,今天的佛教徒以素食代活物做為祭祀的,即是梁武帝所提倡的。漢傳佛教將大乘佛法的慈悲發揚到極致的表現就是堅持素食,這也是從梁武帝時代開始的。

  為救度受大苦惱的六道眾生,梁武帝主持撰寫水陸大齋的儀文,三年才完成。一天晚上,武帝跪在佛前,熄滅燈燭,手捧儀文,極盡虔誠地對佛禀白道:“如果弟子撰寫的儀文,符合聖理,則祈求佛陀慈光加被,當弟子拜起時,燭光自明;如果儀文未盡詳明,不符合聖理,則此燈燭依舊暗黑。”說罷投身一拜,蒙佛感應,燈燭皆亮,這種感應,就算在今天,也是極稀有的,若是沒有平時修身的嚴謹,精誠所至,那些平時不拘小節且修身松懈的人,豈能獲得如此感應?

  後人有毫無修持的人,常常以梁武帝與達摩祖師會見的故事,來譏諷梁武帝,以達摩祖師的角度來看,梁武帝未達於無相的境界,但對那些忽視有相,缺乏嚴謹修行的糊塗人,卻應該聽聞了梁武帝的事跡而感到慚愧。人人都知道虛雲和尚是一生堅持苦行,是眾望所歸的禅宗泰斗,卻很少有人了解他的老祖先蕭衍就是一位修持苦行的菩薩皇帝。若是梁武帝的道德淺薄,他的後人又怎麼會出現一位近現代的高僧呢?

  2.弘一律師

  弘一律師(1880-1942年),俗姓李,名息,字叔同,出生於天津。曾赴日本留學,1911年歸國,先後執教於天津高等工業學堂、浙江省立兩級師范學校、南京高等師范學堂等學校。民國7年(1918年)遁入杭州虎跑寺削發為僧,皈依了悟法師,法名演音,弘一律師的修學思想,是以華嚴為境,以四分律為行,導歸淨土為果,依此精進虔修。他研究律學,編撰整理了一些律學著作,潛心圈點校注唐道宣律祖之南山三大部與宋元照律師之三大記。前者包括《四分律刪繁補阙行事鈔》、《四分律刪補隨機羯磨疏》、《四分律含注戒本疏》;後者包括《四分律刪繁補關行事鈔資持記》、《四分律刪補隨機羯磨疏濟緣記》、《四分律含注戒本疏行宗記》。因此,被佛教界尊為重興南山律宗的第十一代祖師。弘一律師創辦律學苑,弘揚律宗。創辦養正院,致力僧教。還於各地弘法,共纾國難。民國 31年10月13日,弘一律師圓寂於泉州。留下的主要遺著有《南山律在家備覽》、《四分律戒相表記》。

  弘一法師的父親李世珍,字筱樓,進士出身,曾做過吏部主事。效學明代的王守仁(王陽明),兼習禅宗。李世珍為人樂善好施,設義學供貧苦子弟讀書。常年出資資助“施馍廠”救濟難民,後來更親自主持“施馍廠”事務。另有一處慈善機構名“備濟社”,也是李世珍為了撫恤孤寡救濟貧民,於光緒二年而創設。有專項“恤整”救濟金,冬季施捨棉衣、玉米面;遇有喪亡無力裝殓的,並施捨棺木。李世珍終生行善事,濟貧甚多,受人感戴,為津人稱頌,有“河東李善人”的贊譽。

  不僅樂善好施,李世珍在克己修身上也是十分的嚴謹。飲食起居,皆以《論語》的鄉黨篇為准則,沒有違背之處。他的重視禮制影響了家人,弘一法師的母親就深受感染,在諸多禮節上對兒子要求甚嚴。一次開飯之際,桌椅擺放的稍有不整,王氏就嚴厲地訓誡:“子曰:席不正不坐。叔同,你忘了?”叔同於是擺放整齊,才開始吃飯。弘一法師的父親,是一位既有慈悲濟世之行,又有克己修身之德的長者,所以其子才會成為受世人景仰的賢僧。因果如形影,決定相隨。智者當思之。

  3.清定上師

  清定上師(1902-1999),俗名鄭全山。浙江三門人,1925年,鄭全山畢業於廣州大學哲學系,1926年,考入黃埔軍校第五期步兵科,畢業後進入國民黨中央正訓研究班學習,後又考入陸軍大學。1937年以後,擔任國民黨第四戰區黨政軍訓練團上校訓育處長、政治部上校主任。1939年,鄭全山擔任國民黨中央高級黨政軍訓練團少將政訓主任。1941年,鄭全山在重慶慈雲寺依澄一法師剃度出家,法名“清定”,同年冬在昭覺寺受具足戒。

  清定法師受戒後,靜住昭覺寺藏經樓,每日研習佛法,後又拜在能海上師門下,潛心學修藏傳佛教,得阿黎位,深得能海上師賞識。此後於重慶、上海等地弘法,1955年,清定上師受到不公正的對待,二十年如一日,修行不捨晝夜,得到成就。1986年起在昭覺寺出任第十七代方丈,培育僧才,廣演經教,直至 1999年4月圓寂。他是一位受佛教界尊崇的高僧。

  清定上師出生於浙江省三門縣高枧鄉。他的祖父是有名的“鄭善人”,見鄉裡哪個地方的橋斷了就去搭橋,哪個地方的路壞了就填補壞路,並常對兒孫輩說:“為人作事無論如何要給兒孫積些陰德,我們鄭家人,多少輩子沒有和別人打過架。”他的祖父還在家訓中教誡子孫不許閒游放蕩。清定上師的父親和母親,都是虔誠的佛教居士。其父從不飲酒,行為端正,口業清淨,長期吃素,以祖傳針灸為業。並且,他的父親也立有家規:一、戒游蕩;二、戒賭博;三、戒爭訟;四、戒攘(偷)竊;五、戒符法;六、戒酗酒。

  清定上師的母親甚為有德,有一年秋天,其家的稻谷黃了,請農民去割稻。有一天其母見賊割稻子,不聲不響地避開回到了家,鄉親們覺得很奇怪。後來其母解釋說: “都是因為天災人禍,窮得無法活,才到我家田裡偷稻子,應該寬容。”後來作賊的人被感動得革面洗心,親友們稱其母為活觀音菩薩。清定上師的父母自用儉省,卻以救濟無衣無食的窮人為急務。鄉村鄰裡有因喪事無法殓葬的,他的父母就施棺木;有的兄弟分財不均而爭訴的,其父母就出錢補助不足的一方,以致感動他們兄弟慚愧而互相推讓;對有的兒女不供養父母,清定上師的父母就恭請年老無力的老人到自家吃飲度日,直到把不供養父母的兒媳感動得從其家接回老人。

  有一年,三門縣受旱災,鬧饑荒,很多鄉人無法生活。他的父母又拿出家中儲存的稻谷,一部分分給家裡有老人、小孩、斷炊的窮人家,一部分借給窮人。到了第二年,連受旱災,歉收,以致上年借谷的人都無法償還。清定上師的父母並不向他們催債,還招待他們在家中吃飯,當眾把鄉民借的債券燒成灰燼,對他們說:“我家中節存的稻谷本來是預備受災時救濟大家患難之用的,並不是想囤積圖利。現在我把你們欠的債務了結,希望你們不要再放在心上。”

  某年,高枧鄉又遇了大饑荒,清定上師的父母出盡了大量的家產,辦理大規模的施粥,饑民賴以存活的,不下千人。第二年春天,其父母又施出大批的糧種,分贈給貧窮的農民。清定上師就是生長於這樣一個積善循禮的人家。若不是父祖的栽培,子孫焉能出賢善之輩。因果之事,宜善思忖。

  4.淨如法師

  淨如法師(1905-1991),俗名李子揚,出家後法名淨如,號乘來,山西省應城縣寨子村人。幼年常隨祖父到寺廟中,使他對出家生活十分向往。小時侯在村子裡的私塾讀書,由啟蒙的《三字經》、《百家姓》,讀到《論語》、《孟子》。年長之後,隨同父兄下田耕作,但心中時有出家之想。民國十七年(1928 年),他到上海法藏寺,禮機緣老和尚為師,剃度出家,在寶華山受具足戒,繼而到寧波四明觀宗寺,入弘化學社,學習天台教觀。

  民國二十年,他到福州鼓山湧泉寺,參谒虛雲老和尚。在慈舟法師辦的法界學院受學,並於五台山親近能海上師,民國三十六年,淨如法師任五台山廣濟茅篷住持。文革期間,佛教被迫中止,直到1980年,他又重回五台山,重新擔任廣濟茅篷住持,被選為五台山佛教協會名譽會長。1985年,他傳法於弟子靈空,退居靜養。不久他到包頭,駐錫華嚴精捨,每日念佛修持,並誦《華嚴經》。

  1986年初,他到精捨之時嘗對弟子說:“我86歲就要走。”弟子們不明白他這話的意思。到了1991年,正是他進入86歲之際,正月十七日下午,安詳逝世。世壽86歲,僧臘63年。荼毗後得五色捨利子逾千粒,由此可見他一生的修持。

  關於淨如法師的家世,他的祖父李清升,信仰佛教,樂善好施,是家鄉寺院的護法居士。每年農田耕作的收入,半數以上布施到寺廟中。淨如法師的父親李景城也信佛教,祖父和父親兩代人都是循規蹈矩的本份人,且有大捨心,此應是前人厚道有德,方能感染後人戒行嚴淨,成一代之高僧。

  大凡聖賢的出生,其祖先或父母,往往是克己修身或五戒嚴淨的修行人,或是節操無染,循規蹈矩的本份人。

  但觀察世間,往往一些人家,兒孫浮躁放浪,沉迷於玩樂而不讀書,及至長大游手好閒,不務正業。究其根源,其祖上及父母或有風流放縱,或有敗德的劣跡。

  倘若做人安分守己,沒有隱惡,其子孫即便未能成大器,也不致於放蕩不羁,一事無成。

  不僅世間如此,即在佛法門中,也無例外。印光大師曾說世人只知玉琳國師,道德高邁,悟證淵深,而不知皆由其祖,與其父母,積德所致。試看虛雲禅師的遠祖和弘一
法師的父母,重視佛法戒律及禮制細節,處處循規蹈矩,安於本份,所以其子孫能處處修行嚴謹,不違佛法,終成受人天欽敬的高僧。

(摘自學佛網:http://big5.xuefo.net/nr/article32/316715.html)<2015/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