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


藥師本願經

白話佛經: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

我親耳這樣聽佛說:佛祖曾在許多國度游化宣教。他來到了廣嚴城,止步安住於清涼的樹林中,微風吹動樹葉,發出沙沙的美妙聲音。佛的四周簇擁著八千位大比丘,又有三萬六千位大菩薩,還有諸多的國王、大臣、婆羅門以及在家的佛教居士,此外還有天龍等不屬於人類的有情之類。無量多的大眾,全都恭敬地圍繞在佛的周圍。佛正准備為他們說法呢。

這時候,文殊師利作為佛法的繼承人,因感受到佛祖的神聖威力,便離座而起,來到佛祖跟前,他褊袒著右肩,單腿跪下,以右膝著地,伏身且合十向薄伽梵致敬,說道:世尊,希望您能夠為我們演說諸如淨土經中所說的不同佛的名號,他們的宏大誓願及其功德。以便一切聽聞您說法的人,能夠得以消除業障罪報,使一切眾生在佛法衰替的時代仍然能夠得到您的恩澤,享受利樂。

於是,世尊便稱贊文殊師利童子說;善哉,善哉!文殊師利啊!難得你有如此的大悲之心,向我勸請,讓我演說諸佛名號,他們所具有的本願功德,為的是拔除那些糾纏眾生,使其不得安樂的業障。使一切生活在未來末法時代的眾生得到大利益。現在你們就好好聽著吧,仔細地思索吧,我就來為你們敷設講演正法。

文殊師利說:我等聽命,唯願世尊為我們演說開示,我們樂於聽聞領受。

佛祖於是對文殊師利說:由此而往東方,經過十個恆河那麼多的沙粒數一樣多的世界,便會到達一個叫淨琉璃的世界。那個佛國的教主名為藥師琉璃光如來,又有應供、正等覺、明行圓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天人師、調御丈夫、佛、薄伽梵等等。

文殊師利啊!那位藥師琉璃光如來世尊,在當初發心修菩薩行的時候,就許下了十二個宏大誓願,一定要使一切眾生的祈願都得到滿足。

他的第一大誓願是:惟願在未來世,當我得以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時,自己的身體成為光明火炬,熊熊燃燒,照耀無量無邊的世界,使一切眾生都像佛陀一樣,具有美好莊嚴的身形像貌,也有三十二種大人相,和八十種隨形好。

他的第二大誓願是:惟願在未來世,當我得以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時,我的身體如同淨琉璃一般,通體透明,內外清澈,純潔無瑕,光明熾盛,以無邊的功德裝飾自身。此身善於安住不動,如同巍巍的須彌山;此身為光焰交織籠罩,其光明勝過日月。切置身於幽冥之中的眾生,都因為這光明而使自己癡暗的心境得以開曉啟蒙,隨順他們的心願而實現一切所求,他們的一切事業也都因之無不成功。

他的第三大誓願是:惟願在未來世,當我得以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時,我能夠以無量無邊的智慧方便,創造出無窮無盡的物質財富,讓世間一切眾生得以充分受用,而且永遠沒有匮乏。

他的第四大誓願是:惟願在未來世,當我得以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時,若世間尚有奉行邪門外道的有情眾生,則一定讓他們安然進入覺悟之菩薩道;而那些奉行聲聞和獨覺解脫道法的人,都一定要使他們依傍大乘而得安立。

他的第五大誓願是:惟願在未來世,當我得以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時,那怕是無量無邊的有情眾生,如果他們在我的正法中修習清淨行,我一定讓他們的戒行盡得囪滿,一無殘缺,通通具有大乘菩薩所必須的三聚戒,亦即攝律儀戒、攝善法戒、饒益有情戒三者。假設有人毀犯禁戒,只要聽聞我的名號,!便可以恢復清淨,免除罪障,不會因之再墮入惡趣三途。

他的第六大誓願是:惟願在未來世,當我得以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時,一切眾生之中。若有什麼人身體下劣,種種器官若有所缺陷,比如形容丑陋、愚蠢頑固、眼瞎耳聾、聲音嘶啞、啞巴、瘸手、駝背、麻瘋、顛狂;又若有什麼人受到任何疾病韻折磨,但只要他們聽到我的名號,使會立即獲得端正的形貌和清明的智慧,所有器官也都完美無缺,一切病痛霍然而除。

他的第七大誓願是:惟願在未來世,當我得以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時,一切有情眾生當中,如果有什麼人受到疾病的煎熬,無人解救,無所依托,無醫無藥,無親戚朋友家眷照料,貧困無告,孤苦伶仃,但他只要耳中聽見我的名號,則眾病盡皆消除;且得身心安樂;一切資生所需用具,以至家庭眷屬,無不豐足無缺,以至於因此而得證無上正等正覺。

他的第八大誓願是:惟願在未來世,當我得以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時,若有女人因為女子才有某種缺陷所折磨苦惱,從而生出厭離女身的意念,希望捨棄女性特征,轉為男身,她們只要聽見我的名號,就可以立轉女為男,並具有大乘菩薩的大丈夫相,以至因此而證得無上正等菩提。

他的第九大誓願是:惟願在未來世,當我得以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時,讓一切有情眾生都能掙脫所有惡魔的絹索羅網,不受一切外道邪說的糾纏,他們中間若真有什麼人曾墮於邪惡見解的榛荊葛籐的密林,就應當因我的方便力,而引導他們,攝持護衛他們,使他們得以安立於正見之中,然後再逐漸地使他們修習四攝六度的諸種菩薩行,以求盡快地證得無上正等菩提。

他的第十大誓願是:惟願在未來世,當我得以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時,若一切有情眾生中間,有什麼人受到王法的追究,遭受捆綁鞭撻,系閉於牢獄之中,或將遭受刑罰乃至殺戮,或者面臨種種無量災難,欺凌侮辱,身心正處於悲愁痛苦的煎熬逼迫之中,但只要他們聽聞我的名號,憑我的福德威力,便可以使之解脫一切憂愁悲苦。

他的第十一大誓願是:惟願在未來世;當我得以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時,若–切有情眾生中,有什麼人生活困苦,為饑渴所逼惱,為求飲食而造惡業,則他只要聽聞我的名號,專心憶念我的名,受持奉行我的法,我便會把上好美味的食物供給他,使其身體飽足,然後又施與正法的美味,使其得以建立其中,得享畢竟安樂。

他的第十二大誓願是:惟願在未來世,當我得以成就無上正等正覺時,若一切有情眾生之中,若有什麼人生活困苦,衣不蔽體,或為蚊虻困擾,或晝夜冬夏被寒熱逼惱,則他只要聽聞我的名號,專心憶念我的名字,受持奉行我的正法,那麼隨應他的需要,便可以得到種種上等妙好的衣服,還可以得到一切眾寶裝飾的用具,享受鮮花和香料,·音樂和歌舞,一切玩樂,隨心所欲,都得實現。

文殊師利啊!以上所說便是世尊藥師佛琉璃光如來、應供、正等覺在修習菩薩道行時,所立下的十二個無上微妙的誓願。

再者,文殊師利啊!那世尊藥師琉璃光如來在行菩薩道時,許下的廣大悲願以及他國土所具有的殊勝功德、清淨莊嚴,是我在一劫之中,以至不止一劫,都不能夠說盡的啊!在他的佛國之中,從無始以來,永遠清淨,那裡沒有女人的形態存在,也沒有惡趣三途;沒有人們因痛苦而發出的呻吟;那裡的土地鋪滿琉璃,道路以金繩為界,而城阙、宮閣、軒窗、織物,全都是用七寶做成。其國土具有的功德莊嚴,與那阿彌陀佛的西方極樂世界沒有兩樣,實在可說是等無差別。在那國土之中,有兩大菩薩輔助藥師琉璃光如來,一位叫日光遍照菩薩,另一位叫月光遍照菩薩。在無量無數的菩薩之中,他們居於上首。他們都處在一生候補成佛的地位,完全能夠受持世尊藥師琉璃光如來的一切正法寶藏。正因為如此,文殊師利啊!所有一切懷有信心的善男子、善女人,都應當立誓往生那藥師琉璃光如來的佛國淨土。

這時候,世尊又對文殊師利童子說:文殊師利啊!有這麼一些眾生,他們不識善惡,滿心貪吝。一點不知道布施及布施所能得到的果報。愚昧而一無所知,缺少正信的根基,一味集聚財富,費盡心機加以守護。一旦遇見有人來求施捨,心中的難受簡直非同一般;萬不得以而作施捨,那情形有如以刀割心,痛惜得不得了。此外還有許多貪鄙悭吝的有情眾生,他們囤集了大量的財寶,但他們自己尚且不肯享用,何況要讓他們把財富給予自己的父母、妻子、奴婢、雇工以及前來乞討的人?像這樣的有情眾生,從此世間命終之後,將會轉生於餓鬼界,或者轉生在畜生界。

但僅僅由於他們往昔在人世聽說過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名號,所以今天在惡趣之中,因遭遇痛苦而憶起藥師如來的名號。就在他作此憶念的時候,使結束了三惡道的生存狀態,迅速地轉生於人世,生於人世之後,依據對宿世的憶念,又懷著對惡趣的恐懼,不以五欲之樂為樂,且歡喜多行施捨,利益他人;又能贊歎那些肯作施捨的人;對自己所有的世間資財悉地貪惜,進一步還能夠以自己的頭顱、眼目、手腳、血肉和身體的任何部分,毫不吝惜地施捨給乞求者,至於說到一般的錢財,就更不會捨不得放棄了。

再者,文殊師利!如果有情眾生當中,有的人雖然接受了佛祖的種種教說,但卻毀犯戒律;有的人雖然未曾毀犯戒律,但卻破壞了僧伽的生活法則;有的人雖然並未毀犯戒律或者破壞僧伽法則,但卻喪失了正確的見解;有的人雖然並未喪失正確的見解,但卻忽略了法門無量、學無止境的道理,不能從多聞而獲益;又有的人雖然承認修學沒有止境,應以多聞為正當方法,但卻依增上法而起傲慢心。由於這種傲慢心的蒙蔽,往往以為只有自己正確,別人總是錯誤的;甚而不惜猜忌誹謗正法,甘與邪魔為伍。像這樣的愚人,不單自己行於邪見,也使無量眾生墮於邪見的險坑二像這種懷有增上慢邪見的眾生,本應在地獄、畜生、餓鬼之類的三惡道中輪回不已,但如果能夠聽聞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名號,捨棄一切惡行惡見,依據善法修行,也就可以不再墮入惡趣。

假設還有不能捨棄惡行惡見而修習正法的眾生,但只因為有了那藥師如來的本願威力,使他們當下現前得聞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名號,從而結束惡趣生命,轉生人世,得以住於正見,精進修習,善能調伏內心的意樂,從而能夠捨離家庭,出家求道,在如來教導的種種正法中,受持諸種戒律法軌而無所毀犯;從正見出發,追求多聞,努力了解契經的深刻含義,拋棄自以為是的增上慢心,不再毀犯正法,不再與魔為伍,循序漸進地修習菩薩六度萬行,以期迅速得到圓滿果德。

再者,文殊師利!如果有情眾生當中,有的人悭吝貪鄙,嫉妒別人的榮華富貴,每每自我吹噓,抵毀貶損他人,則將來會墮三種惡趣,在無量千歲中間,忍受諸般劇烈痛苦;不僅如此,受盡劇苦,命終之後,還要轉生於此人世間,但變作牛馬、駝驢,終生遭受鞭笞捶打,忍受饑渴煎熬;不僅如此,又要日日負重,至死跋涉在塵土飛揚的道上;即令能夠轉生為人,他的地位也很卑賤,給人充當奴婢,任人驅使奴役,永遠不得自在。但即令如此,這樣的人如果在往昔聽聞過那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名號,由於這一善因的緣故,今生對那藥師如來有所憶念,至心歸依藥師如來。憑著如赤佛祖的威神之力,得到護佑,從而解脫一切痛苦;與此同時,他的諸根變得聰利,領有智慧而能多聞,不斷追求殊勝佛法,常常有幸得遇善知識的朋友,永遠斷除邪魔外道的羅網,粉碎無明煩惱的蒙蔽,枯竭險惡洶湧的生死大河,解脫一切生死病死、憂悲苦惱!

再者,文殊師利!。如果有情眾生當中,有的人喜歡挑拔離間,互相爭訟斗毆,惱亂自己也惱亂他人,通過自己的思想、行為、語言造作增長身語意的種種惡業,相互損害,輾轉報復,時時造成對眾生不饒益的壞事;有的人以禱告召使山精樹鬼,或墳冢幽靈,乞以害人;有的人殺牛馬雞羊作犧牲,以其血肉祭祀藥叉和羅剎鬼等;有的人將仇人的名字書寫下來,或用泥木草等扎成怨家形象,再用惡咒術加以詛咒;或利用厭魅之道及蠱毒等加以謀害;甚而至於用咒術喚起屍鬼作祟,斷仇人性命,傷害其身體。而那些受人毒害的有情眾生,如果得以聽聞藥師如來的名號,則上面所說的種種惡事都不能加害於他們。一切瞠害惱人者的惡意也就相應化解,仇家之間反而生出慈決議,不斷增進種種利益,共同享有安樂,彼此擺脫損惱意和嫌恨心,發慈言愛語而使各各生出歡樂愉悅的心,對自己所遭遇的處境毫無怨言,反倒生出了喜悅和滿足的心情,彼此之間自然不會再侵害凌辱,而能相互饒益。

再者,文殊菩薩!如果有比丘、比丘尼、優婆塞、優婆夷等四眾以及一切善男子善女人,他們具有清淨信心,又能夠持守不殺生、不妄語、不偷盜、不飲灑、不著花、不塗香、自己不作也不觀歌舞表演、不臥高廣大床,這叫能守八關齋戒;或者經過一年或者經過三月,這些人接受並堅持如來教導的戒律學處,憑著因此而有的善根,回向願生西方極樂世界無量壽佛清淨國土的一切眾生,使在那裡得聞彼佛演說正法;如是眾生中如有還未得到確定保證的,如果聽聞了那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名號,則他們在生命即將結束的時候,就會有八大菩薩從空中前來迎接指引。這八位菩薩是:文殊師利菩薩、觀世音菩薩、得大勢菩薩、無盡意菩薩、寶檀華菩薩、藥王菩薩、藥上菩薩、彌勒菩薩。像這樣的正信之人因而可以在那清淨的佛國淨土中得以自然化生,他們出生時,四周盡是些五顏六色大如車輪的寶花;或者有的人因信心願力稍差而得轉生天界的,雖然尚未生在佛國淨土,但其根本善根再不會耗盡,即令其壽終也不會再墮入三種惡道。在天上享盡壽命之後,他們便會重新生在人世,或者作為轉輪聖王,統攝四大部洲,享極大的威勢權力,一切皆能如願自在。由於正法統治,所以能夠安立無量百千的有情眾生,使他們在生命中充分實踐十善道的願則。或者有的人在人世還生為剎帝利、婆羅門或居士大家,多饒財寶,倉庫盈溢;他們自己的形象也都美好端正;其父母、兄弟、妻室、兒女具足;他們自己生來聰明智能,知識廣博,像大力士一樣強健勇敢,威猛無比。如果他們是女人,則只要聽聞了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名號,至心領受奉持,則願她們願意,將來便不會再轉生為女人。

再者,文殊師利!那藥師琉璃光如來在成就大菩提正覺時,因為其在菩薩因地時所發本願的力量,他便能夠以慈悲之眼觀察世間有情,遇眾生有無量多的痛苦,如像羸瘦肺勞、糖尿渴症、黃疸肝病等等;或者遇見眾生被魔厭所擾、被蠱毒所傷;或者有的短命,有的橫死;但藥師如來會發大慈悲,要讓一切眾生的病痛苦難皆得消滅,讓他們祈求消災彌難的一切願望都得滿足。由此願心,那藥師琉璃光如來便入三摩地定,要為施設方便而說神咒。那藥師琉璃光如來所入的定又叫”除滅一切眾生苦惱定”。佛入定後,從其頭頂的肉髻中發出大光明。在那四射的光芒的籠罩中,佛開始演說大陀羅尼咒:
南谟薄伽梵帝,鞟殺社窭噜,薜琉璃缽剌婆,喝羅閣也,怛陀揭多耶,阿羅诃谛,三藐三勃陀耶怛侄他,崦!聛殺逝聛殺逝,聛殺社三沒揭谛,莎诃。

那藥師琉璃光如來當時在光明之中宣說這大陀羅尼神咒完畢,則大地發生六種震動,天地間放大光明,一切眾生所有痛苦疾病立時會得消除,人人都得安穩快樂。

文殊師利啊!如果看見男子女人中有為疾病所折磨的,就應當一心一意地為他們念咒除病。為此就要經常洗澡漱口,保持身口的清淨無染,將病人所用的食物、藥品或者沒有小蟲的干淨飲水念咒一百零八遍,然後才給病人服用,一切病患就會霍然盡除。至於健康的人,如果能夠至心念誦此大陀羅尼咒,就會得到那藥師琉璃光如來的神力加被,如其所願而得無病無災、益壽延年;那怕命終之後,也得往生東方淨琉璃世界,決定得不退轉,乃至究竟證得大菩提。

正因為如此,文殊師利啊!如果善男子善女人中,對於那藥師琉璃光如來,能夠至心殷勤尊重、虔敬供養的,就應該時時受持念誦,萬萬不可將此咒廢忘。

再者,文殊師利!如果懷有清淨信心的善男子善女人,對於那藥師琉璃光如來的一切名號,如像應供、正等覺等等,能夠經常恭敬地念誦奉持,清晨嚼齒木、行沐浴,得身口清淨;而後又能夠以種種香花、燒香、塗香,並演奏伎樂等歌頌贊歎,供養如來佛祖的形象;不僅如此,他們還能對於那藥師琉璃光如來功德本願經加以供養受持,或自己抄寫,或請人抄寫,一心信受奉持,聽聞其中的深義,實踐其中的教誨;不僅如此,他們又能對那宏揚藥師如來法門的經師廣修供養,向他們施捨一切所需的生活資具,絕不讓經師們感受些微的匮乏。如能做到這些,就可以經常得到諸佛如來的護念攝持,從而一切願望皆得滿足,乃至最終得到大菩提。

於是,文殊師利童子便對佛祖說:世尊,我在此立下誓願。我將在未來時節,在那像法時代,行種種方便,讓一切有清淨信心的善男子善女人等,能夠聽到那世尊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名號,那怕他們身處在睡夢之中,也能名因為耳聞佛的名號而覺悟。一切眾生之中,如果能夠對此經信受奉持讀誦,或有能夠給他人演說講解;如果能夠自己抄寫經典,或者能夠請他人代為抄寫此經,以種種花香、塗香、末香、花鬉、璎珞、幡蓋、伎樂等供養此經;以五色彩帛作袋子貯放此經;灑掃地方,安設高座,以淨處供養此經。這種時候,四大天王及其所有眷屬,還有無量百千的諸天之眾,都會來到此人的清淨法壇,對修此藥師琉璃光如來法門的人加以供養、攝持、護衛。

世尊!若依我的誓願,凡此寶經流行的地方,只要有人能夠信受奉持那藥師琉璃光如來的法門,那麼憑著那藥師琉璃光如來的本願功德之力,憑著那聽聞彼藥師琉璃光如來名號所得的憶念功德,則此處便不再會有非分的橫死災難,一切諸惡鬼神也不再能得逞其害,奪人的精氣色力;就算真有奪人精氣色力的,也能夠使之恢復精力,並使身心享受安樂而一無所虞。

佛祖於是告訴文殊師利說:正是如此,正是如此!如你所說的一樣。文殊師利啊!如果有懷清淨信心的善男子善女人等,打算供養那藥師琉璃光如來,他們應該首先樹立那佛的形象,再敷設清淨高座安放佛像;散種種鮮花,熏燒種種香料,又以種種幡幢裝飾供養之處;此外,在行供養之前七天,還應該實行七天七夜的八關齋戒,食潔淨飲食,並以香湯沐浴,著清潔衣物,更為重要的是保挎內心的寧靜,絕沒有污濁垢染,也沒有憤怒與嗔害,對於一切有情眾生滿懷善意,一心要使其得利益,使其得安樂;滿腔是慈、悲、喜、捨的四種無量平等心。在這樣的情形下面,才來作弦歌鼓樂,恭敬贊歎,右繞佛像,虔心禮敬。此外,還應憶念那藥師琉璃光如來的本願功德,懷著這種憶念去讀誦那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仔細思索它的意義,再向別人演說開示。

對於這樣的善男子善女人,無論他們有什麼樣的追求,都能一切如願以償:欲求長壽者便得長壽;欲求財富者便得財富;欲求官位者便得官位;欲求兒女便得兒女。

如果有什麼人偶然做了惡夢,有種種惡相現前,或見貓頭鷹、烏鴉之類的怪鳥來集家中;或於住處有異聲怪相,以至有鬼魅等出現。如遇這些情況,此人只需置辦美好的物品,恭敬地供養那藥師琉璃光如來,則一切惡夢惡相以及種種不祥之兆,都會消失隱沒,不能為患作怪。

如果面對水火刀毒,身臨懸崖絕壁、危牆險橋,或受惡象、獅子、虎狼、熊罴、毒蛇、惡蠍、蜈蚣、蚰蜒、蚊虻等怖畏所威脅,只要能夠全心全意地憶念藥師佛如來,至誠恭敬地供養他,便可以擺脫一切危險與恐怖。

再者,文殊師利啊!如果有清淨信心的善男子善女人等,直到盡形壽而畢生不曾事奉大自在天、濕婆神等天魔外道,一心一意地歸依佛法僧三寶,接受並持守佛為弟子們制定的五戒、十戒、菩薩四百戒、比丘二百五十戒、比丘尼五百戒等,假如有所毀犯,自然會害怕墮入三種惡道,如能專心持念那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名號,並作恭敬供養,必定不至遭受轉生三惡道的報應。

或者有的女子,臨到生育小孩時,受極大的痛苦折磨。此時她如果能夠至心稱名念佛,禮贊那藥師琉璃光如來,恭敬供養佛祖世尊,便可以消除一切痛苦。不僅如此,她所生的小孩,也就四肢五官具足,形容相貌端正,人人見了都會喜歡。這樣的孩子;聰明智慧,健康少病,安安穩穩,一切非人的鬼魅之類均不能夠奪去他的精氣色力。

這時候,世尊告訴阿難說;像我這樣稱贊頌揚那世尊藥師琉璃光如來的所有功德,這是十方諸佛最奧妙、甚深刻的行願之處,在眾生看來是非常難以理解的,你對此是否懷著信心呢?

阿難回禀佛祖說:大德世尊啊!對於如來所說的契合世間出世間一切真實的經典,我是不會有任何疑惑的。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凡如來動身發語,起心生念,無不具有清淨本質。世尊啊!天上的太陽和月亮可以墜落,巍巍的須彌山可以傾斜倒塌,但只要是我佛如來所說的話,就是永遠真實不虛的,不會變異的。

世尊!有一些眾生的信心根基並不牢固,一旦聽說十方諸佛的甚為深奧的願行,便會這麼樣思考:如何說只要憶念那藥師琉璃光如來佛的名號,就可以獲得如此之多的微妙功德及殊勝利益呢?就因為這麼一點疑惑,他們便會生出毀謗之心,從而在生死的漫漫長夜裡,喪失了極大的利益,墮入了三種惡道,於無窮無盡的苦海中,流轉不盡,永無出期。

佛祖於是對阿難說:像這樣的有情眾生,如果能夠聽聞那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名號,而且至心信受奉持,不生疑惑,要說他們也會墮於惡趣而轉生,是絕不可能的事!

阿難啊!我說的是諸佛的悲智所行境界,其深刻與奧妙是一般眾生難以真實信受、明確了解的。你之所以今天能夠信受奉持,完全是因為那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大神威力!阿難,我今天所說的這些,除了那下一生就可以成佛的菩薩,正是所有一切聲聞、獨覺以及尚未達到初地階段的菩薩所不能如實地信奉進解的。

阿難啊!得生到這個世界上,得具備這一人身,實在不容易啊!要說在三寶之中,如要始終保持虔信、恭敬、尊重,也是不容易的事啊!至於要得到機會去聽聞那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名號,同樣也是更不容易的事啊!

阿難,那藥師琉璃光如來,在過去的菩薩因地中,因修無量多的菩薩行而獲得極大的功德,也就有無量多的善巧方便以拯濟眾生,他許下了無比廣大的悲願要使眾生離苦得樂。我如果要以一劫或者一劫以上的時間來敍說那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功德行願,是講也講不完的。在我看來,一個大劫的時間畢竟也是有盡頭的,可那藥師琉璃光如來佛的行願功德、善巧方使,是用無窮多的時間也無法說盡的啊!

佛祖說到這裡,環繞他周圍恭聽說法的諸大眾中,有一位叫做救脫的大菩薩,從座中起身,來到佛祖跟前,他袒露一肩,右膝著地,雙手合十,伏身向佛祖致敬。然後說道:大德世尊!我佛入滅後千年,便至像法時代,到那時候,有情眾生善根微薄,業障深重,為種種病患折磨,經年臥病,體弱羸瘦,難進飲食,喉唇干燥,眼見四面八方黑雲籠罩,死亡征兆迫在眉睫;此時父母、兄弟、妻子、親屬、朋友、老師、尊長紛紛圍繞床前,啼哭啜泣;而病人自己身臥病榻,眼見閻羅王的差役,前來勾其神識,將其帶到閻羅法王的跟前,聽候審判。這神識平時追隨人身,不離左右,人的言行舉止的所有善惡感應,它都以或罪或福的形式記錄下來。到了閻羅法王處,這神識便將記錄交給法王。閻羅王於是審訊其人,計算其平時所作善惡,按其應得罪福給予獎懲。

這種時候,病人的親屬、師友如果能夠為他歸依世尊藥師琉璃光如來,延請僧眾,一遍一遍地轉讀此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同時點燃每層七盞,七層一共四十九盞的延壽長明燈,懸掛五種顏色的續命神幡,則或許會有可能使病人的神識得以返回,使病人重新活過來。凡這種神識得以返回的病人,如同從大夢中醒來,對於夢中所見清楚明了。其神識或經七天,或經二十天,或經三十五天,或經四十九天還來,如同剛從夢中蘇醒,對自己善與不善業所得的一切果報,都有清楚的記憶。由於自己親自證見了業果報應的緣故,至死也都不會再造作惡業了。所以說啊,凡有清淨信心的善男子善女人,都應該信受奉持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名號,按照自己的能力大小,盡心地恭敬地供養那藥師琉璃光如來。

這時候,阿難便向救脫菩薩問道:善男子!應當如何恭敬地供養那藥師琉璃光如來呢?應當如何作那續命的幡燈呢?

救脫菩薩回答說:大德啊!如果有病人要想擺脫病痛,那他的親屬、師友就應該為這病人先以七天七夜來行八關齋戒;應該盡自己所能,備辦飲食和別的用品,延請比丘僧人並加以供養;又在晝夜的六個時辰中,虔誠地供養禮拜那世尊藥師琉璃光如來;讀湧此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四十九遍;點燃四十九盞長明燈;塑造七尊藥師琉璃光如來佛像;每尊像前各置七盞明燈,每盞燈應大如車輪。四十九日中,這些燈光明不絕;又制作五種顏色的彩幡,使其長四十九拃手;另外還應給四十九種雜類眾生放生,這樣便可以度過危厄的災難,而不至遭受橫惡鬼魅的把持。

另外,阿難啊!如果剎帝利灌頂王等世間國王遭受災難,即所謂的世間瘟疫難、他國侵逼難、國內叛逆難、星宿變怪難、日月薄蝕難、狂風暴雨難、久旱不雨難等,則這些剎帝利灌頂王等世間君主,便應該對一切有情眾生起慈悲之心,先是大赦天下囚犯,並且依照前面所說的供養那藥師琉璃光如來的方法,虔敬地實行供養,由於這樣所積累的功德善根,再加上那藥師琉璃光如來的本願之力,便可以使國界安穩、風調雨順、五谷豐登、一切有情無病而歡樂,在他們的國土之上,不會有任何暴惡的藥叉等為害作祟,惱亂有情;–切險惡的征兆都不會出現;至於那剎帝利灌頂王自己,則壽命增長、色力充沛、身心無病、自在快樂,舉國上下也都各得增益。

阿難啊!如果帝後、王妃、太子、大臣、輔相、太監、宮女、百官、百姓等,為病所折磨苦惱,或者蒙受了別的災難,也應該建立起五色神幡,點燃續命的長明燈,為各種各樣的有生命物類放生,散各種各樣的鮮花,焚各種各樣的熏香,最終使一切病痛得以解除,使一切災難得以消滅。

這時候,阿難便向救脫菩薩問道:善男子,為什麼已經到頭的生命還可以延續增益呢?救脫菩薩回答說:大德,你難道不知道如來曾說過,有九種橫死嗎?所以他才勸我們建造續命燈幡、修習善業、廣求福德。由於修習福德,積累善業的緣故,直到壽終正寢,人都不會遭受痛苦。

阿難問道:有哪九種橫死呢?

救脫菩薩回答說:首先,若諸有情眾生,雖然得病不太嚴重,但卻沒有醫生診斷,得不到藥物治療;或者,雖然有醫生治療,但卻給錯了藥,結果本不應當死而死去,這是一種橫死。另外又有的人相信外道邪魔、妖孽巫師,聽信他們妄說有福有禍,結果心中驚惶失措,日夜忐忑不安,自己心中喪失端正,便去請人看相算命,求簽問卦,為追尋被禍的根源,不惜殺害生命。他們作法祭祀神靈,召請役使鬼魅,只為祈得福佑,長享平安,貪圖長命延年。殊不知,這並不能如願以償。愚昧無知,信隨邪魔,起倒亂見,終遭橫死,沉淪地獄,無有出離之期,這便是初橫死。
第二,因違犯王法而遭刑律誅殺。
第三,畋獵游樂,耽於淫欲,嗜酒無度,以至於邪鬼惡神趁機奪其精氣而遭橫死。
第四,遇火災而橫死。
第五,溺水而遭橫死。
第六,為種種惡獸啖食而死。
第七,墮懸崖斷壁而遭橫死。
第八,為毒藥、厭禱、咒詛、起屍鬼等加害而死。
第九,受饑渴煎熬,不得飲食而橫死。

所有這些只是略舉九種橫死。說起來其它的橫死還有好些,實在是難以一一仔細列出的。

再者,阿難!那閻羅法王主領著世間一切眾生的生死簿。一罰。因此我今天在這裡勸告一切有情,為度苦厄,免遭眾難,一定要燃燈造幡,供養那藥師琉璃光如來佛,一定要放生積善,廣修福德。

這時候,聽佛說法的會眾之中,有十二員藥叉大將各各在座,他們是所謂的宮毗羅大將、伐折羅大將、迷企羅大將、安底羅大將、額你羅大將、珊底羅大將、因達羅大將、波夷羅大卒、摩虎羅大將、真達羅大將、招杜羅大將、毗羯羅大將。這十二名藥叉大將,各各領有七千名藥叉作為下屬。所有藥叉同時舉聲向佛禀告:

  世尊啊!我們今天承蒙您的神威加被,得以聽聞那世尊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名號,我們已經完全擺脫了對那可能轉生到惡趣的結局的恐懼。我們相互鼓勵,同心同德,乃至盡形壽也要歸依佛法僧三寶;我們立誓要擔負天下一切眾生的苦難,為他們作種種義利,使其得饒益得安樂;無論在什麼地方,無論在任何村邑、城鎮、國家、山間、林中,只要有此經流行傳布,只要有人奉持那世尊藥師琉璃光如來的名號而作恭敬供養的,我們以及我們所有的眷屬,都會守護他、保衛他,使他免遭一切苦難的侵害;如果他有什麼願望企求,都會得到滿足;如果有別的什麼人遇到疾病或者厄難,而希望得到解脫,也只需要讀誦那世尊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並以五種顏色的絲縷作結,稱念我的名字,我就一定使他如願以償,病愈難除,而後解結。

  於是,世尊便對諸藥叉大將加以贊歎,連聲稱說:善哉!善哉!大藥叉將!你們能夠思念報答世尊藥師琉璃光如來的恩德,你們還要常常如此利益安樂一切有情啊!

  這時候,阿難便對佛祖說道:”世尊!應當如何稱名此法門呢?我等應該如何信奉持守此法門呢?

佛祖告訴阿難說:此法門名叫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又叫十二神將饒益有情結願神咒,又叫拔除一切業障法門。你們就應該像我說的這樣持守信奉這一法門。

此時,佛祖說完這番話,所有大菩薩和佛身邊所有的聲聞大弟子,在場同聞佛法的國王、大臣、婆羅門、居士、天、龍、藥叉、干達婆、阿修羅、迦樓羅、緊那羅、摩喉羅迦、人及非人等等,一切大眾,都因為佛祖宣說法語而皆大歡喜,人人無不頂戴奉行。

資料來源:佛學網藥師琉璃光如來本願功德經<2015/12/9>